NEET狂热

死宅,入坑混杂,OK,我放弃了事实。

另外,收到赞赏会很开心,通常会在屏幕前暗自高兴,再打完想说的话接着缓缓删除,毕竟不善交际,怕打扰,在此先行感谢评论跟喜欢,我很开心。(土下座)

《编号即是你的一切》1146*4989

私自推断白血球编号是由前辈传承,上一代死亡便由新生白血球取得编牌,继续用这个编替以往死去的白血球活下去。

另外大多数免疫细胞都没机会发挥用处,所以会毫无污染的自我毁灭,此有科学根据。

——

矮墙边是两名幼小孩童嬉闹,殊不知他们就算踮脚也无法窥视的墙内正进行严苛集训,声量壮观足以震波耳膜,单手插腰自然倾斜身子暗自决定不告诉面露好奇地两人里头所进行何事,眼尾再瞥排列整齐形同军队般的队伍,领头人正严厉吆喝教训。

唇线和谐稍扬,摇摇食指劝告幼童收拾探究视线,捧稳茶退后半步由同僚进行交流,见他向来开朗,这次也不例外地掌握童心,用最原始交易方法互换工具,成熟白血球手握小铲确实逗趣,不出所料地换来打击人的童言童语,看来是被变相回绝讨好,不禁让人失笑。

随手放茶弯腰轻拍笼罩阴影的同僚,顺势收回被感到新奇地血小板紧攥的对讲机,再抽出人因打击而遗忘的小铲塞回她手中,拽起落寞的他后领摇晃让其清醒,巡逻尚未结束,岂可忘却职责,放松过头并非好事。

眼见他瞬间瞪大本就活灵活现地双眸,机械性点头伸手抱起女孩身后那呆愣地帽子反戴君,随即借力送上肩头令其坐稳,看样是开始赌气,连正眼也不瞧被冷落地女孩便一步一步僵硬走出,暗叹口气无奈于他的孩子气,便也捞起毫不知情地小队长就追上。

头顶开始骑马打仗地两人嬉笑堪天真无邪,而两人脚步因此轻盈,透漏沉迷其中地愉悦,身后则猛然传出怒吼,据几句话重复字眼是「照片、销毁。」看来是树状执行任务被阻碍,由衷期望他能完成刺激初始t细胞活性化的本职,并好好在他人追杀中存活,毕竟是极为重要的消息传接地。

轻声安抚被惊吓久久无法恢复地血小板,看来必须得担起护送的责任,否则无法安心目送两人离去,抬眸给了转头的同僚眼神,确认双方达成共识,眉梢拧起正欲执行游走,却在踏入血管壁那刻晕眩干扰,霎时单膝跪地以防倾倒。

突来呼吸急促,甚是手扼上颈项般无法吸取空气,渐暗视野终埋入漆黑,虽反复进行吸吐本能以求存活,但倒地前意识异常清醒,仍忧心肩上的血小板,强撑身躯挺立直至感到重量挪去才松懈地往旁一软,逐渐被夺取地不仅视觉,听力能接收的范围正迅速缩小最后深陷寂静。

即将窒息的那刻,感受到同僚不以为常地冷静。

>免疫细胞的末路,《自毁》。

干嚎几声脑袋顿时失去思考,伸手状似妄想抓取什么,极度不甘认为自身职责尚未完结,却也明白抵抗是徒劳无功,还……不想死,还想、继续守护,脑海浮现AE—3803的笑颜,本该歇止地脉搏又顽固地试图打破定律。

颤抖地手正欲收回,却被双手紧握上,被蒙蔽地听觉刹那复原几秒冲击耳膜,他嗓音含笑一如既往,可看似温暖地发言实际好比寒冰冷漠。

「我等你回来,[1146号]。」

……1146号会回来的,请放心。


「报告,1146号已确实进入自我毁灭程序,接着就等他自行回收残骸。」

「明白,辛苦你了,4989号。」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