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ET狂热

死宅,入坑混杂,OK,我放弃了事实。

另外,收到赞赏会很开心,通常会在屏幕前暗自高兴,再打完想说的话接着缓缓删除,毕竟不善交际,怕打扰,在此先行感谢评论跟喜欢,我很开心。(土下座)

双杀组私设幼年相遇以及NK惧高

「我们是——见习——T细胞——♪

                 病——毒跟细——菌——消灭——掉♪ 」

刻意磨损体力般拉长的军歌混于整齐跺步声,这是每日开端,为了成为优秀T细胞的在淋巴管展开训练,长跑、攀岩、格斗术样样必须精通,而前辈们威胁似地吆喝总在耳边惊响,谁都明白,胸腺这里可是炼狱。

无论如何都无法像身边人气定神闲地完成锻炼,喘气之余连汗都来不及擦便又开始下一阶段操练,好、好痛苦,精神跟体力被压榨地不像话。

这是为什么……必须这样折磨,这类消极想法时不时冒出脑袋干扰思考,连带身体反应迟缓,直到被耳边复而爆出地老师叱喝吓得清醒。

>这还有原因吗,因为我绝对要成为最佳T细胞!

紧接是无法掉以轻心地测试,为能第一时间能分辨是否为抗原反应,对抗杂菌时这点非常重要……要是连这也办不到,就没资格成为优良免疫细胞,自己得好好表现,务必得到完美成绩。

嗯……?这是?难不成是抗原画板,好——!目标发现冲刺预备,看招吧愚蠢的细菌……唔噢,嘶……好疼啊,不仅细菌画板,连台词都被抢走了,到底是谁这么可恶……哪、哪有这样的啦!明明、明明是我先……而且踩着别人的头什么的……呜。

被踩趴地时尽是同期对他的惊叹及畏怕,不断滚出眼角的眼泪断线般掉落,虽勉强爬起身,但因扯动伤口而使得呜咽出声,满腹委屈被对方几近冷淡地抱歉及指责揉成球扔弃。

这时对上他镜片下轻蔑视线,屈辱化作怒火试图动摇寒冰,伸手一抓拉上人领口便往自身扯近,龇牙咧嘴状似凶狠,谁知自己内心却是没多少底气。

「你、你这家伙!!」

没料霎时对方手刃横劈硬生破解压制,在自身痛呼出声欲防备可能接连而来的攻击时,他却教训什么东西似地屈指弹上自己脑袋,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欺负人吗!!

好……好讨厌,痛到没办法忍受了,其他人懂什么,这可不光是单纯地痛,是连内心都在淌血的痛!一个两个都欺侮人……咕唔……呜、呃咳,不能再哭了!

当训练结束,看着表现良好的众人,酸涩冲击鼻头,解散当下猛然吸了鼻子迅速冲出,这一切……自己也想要这么厉害、也想得到老师赞赏、也想得到同期欣羡,最重要的是想像他游刃有余地坐稳送上T细胞的王座。

正大把大把地掉着眼泪发泄,眼前草丛被拨开,遮蔽物瞬间挪开露出自己狼狈一面,急忙用袖口擦拭泪水鼻涕收拾慌乱,定神观察对方并戒备……是个小女孩,看来也还未脱离未成熟期,无法判断类型,不过、自己居然跑来红骨髓了吗?!

她惊讶瞪大地眼眶明显泛红,娇弱身躯布满伤痕,看来跟自己同为同梯中的弱势方,当下心一软,打起精神地伸手揉揉比自身矮上颗头的女孩,开始倾听她断断续续地诉说,其中鼻音浓重让人不禁心疼。

纵使脑海汇聚千言万语的安慰,最终也只吞了唾液展露笑颜地对着她开口。

「怕高不是什么问题,下一次……下一次妳就直接跳下来,我会稳稳接住妳!」

我一定会接住妳。

心中默念尾句,为自己所坚持的事物敬上敬意,与之相互约定会克服畏惧的所有,成为顶尖免疫细胞是之间梦想,也是必达志向,希望将来的双方见到彼此时能忆起这段艰辛……以及互助扶持过的同伴情谊。

如今某人不知好歹地跳到自己的背上,充当缓冲垫缓和冲劲,这幕果真促使记忆被唤起,是她,和跟这操蛋的回忆,还马马虎虎地能接受,嘴角勾勒笑弧,既好战又挑衅,怨声低喃几句随即扩大音量。

「喂喂,那谁,想干架是吗?!」

——

废话少说,只是身体还记得自己答应——要接住妳,臭女人。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