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ET狂热

死宅,入坑混杂,OK,我放弃了事实。

另外,收到赞赏会很开心,通常会在屏幕前暗自高兴,再打完想说的话接着缓缓删除,毕竟不善交际,怕打扰,在此先行感谢评论跟喜欢,我很开心。(土下座)

常暗踏阴生贺《他所刻意遗忘之事》

  是常暗天使的生日,于是写了障常向庆祝(满足自己心中幻想)。


  

  


  在镜前检查服仪妥当后常暗陷入沉思,不过是照样去学校,他也不必异于往常,顺手再稍拉松领带微乎其微吐口气才提了书包背带出家门,秋末的太阳还是起了晚些,学校开始换上冬季制服,虽然谈不上畏寒,但常暗还是多加件毛衣套在外头。


  因学校离家有段距离,他又为了避开阳光所以早起赶车,电车玻璃外是晨光无法透出灰蒙的天空,仅留碎芒看似无力蜕变照耀大地,虽然未到电车尖峰期,仍然有零散上班族打着呵欠抹去眼角疲惫泪花或站或卷缩在座,天气不冷,但这节充斥怠惰地车厢空气异常冰冷刺骨。


  常暗压低鸟喙半埋毛衣,眼睑微垂希望借此驱散寒意,连报站的女声也在清晨显得空洞,他突然感觉压抑,可面上依旧对任何事不冷不热,抓好膝上书包挺直腰身跟着电车轻晃,黑影为了避开光线而干脆不现身,常暗心想,果然独自一人再怎么坚强也会胡想?愿漆黑之神安定心神。


  接近下车点,他看着窗外风景渐渐被建筑取代,才刚露头的晨光被水泥填补沉闷,日复一日准点抵达的电车滑入车站伴随煞车声,常暗重新抬起头,他明白伤感可以,但自己得时刻找回为了当上英雄的过往热衷,更何况还有人正等着一同前进,如光影随形。


  甫踏进车站便对上道温和视线,澄澈目光似是照进内心,不介意他心中阴霾地缓缓散发热能暖了心房,障子先是伸手搓揉了顿常暗脑袋遂站往身侧,牵起他原先插进衣袋的左手,复制腕接着化手提走恋人书包,障子这一切动作都让脑袋还有些混沌地常暗措手不及。


  「常暗,早安。」


  「……早。」


  他暗自深呼吸憋足气才忍下拒绝障子的冲动,但神情依然面不改色,常暗垂眸瞥了牵着的双手,与其说是牵,不如说障子正用大掌包裹他,常暗内心隐约希望絮乱心跳别被人察觉,可目光不禁再往交往中的对方看去,突觉这是前所未有地充实。


  障子专注等待号志灯切换,自云堆探头的日光洒落,在常暗眼中恋人与柔和光芒相衬,有他便等于自己有了光,即使眷恋阴影不喜触碰刺眼日辉,也有人会愿意拉低亮度只为他一人而暖。


  手掌突地被打开,常暗回神注视躺在掌心的物品,银制朴素外表仅有规矩刻在内缘的英文缩写,此时的无声却充盈期待,暂且不细想他为什么会有恋人指围,能感受这枚温热的戒指被握了许久,障子看似害燥搔搔脸颊,依稀可知面罩下双颊早腾上滚烫。


  「我会收下。」


  不等他开口常暗自行打破沉默,状似语气平静准备收妥戒指,不料因颤抖而无法捏稳地手指就这么让它掉落在地,障子见状急忙替人捡起戒指,他顺势单膝跪地拉了恋人的手毫不含糊地套上,常暗这才看见障子手上早已戴好同款戒指。


  面对常暗失去防备眼神有些呆愣地状态,障子趁着清早人少拥抱体型娇小的他,轻声诉出犹豫许久的那句:


  「谢谢你,常暗,往后的生日我都陪你过。」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