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ET狂热

死宅,入坑混杂,OK,我放弃了事实。

另外,收到赞赏会很开心,通常会在屏幕前暗自高兴,再打完想说的话接着缓缓删除,毕竟不善交际,怕打扰,在此先行感谢评论跟喜欢,我很开心。(土下座)

障常,成为英雄多年后相遇

  内有私设常暗拟人化,请小心食用。合掌。

       毕业多年,各自成为英雄在不同事务所活跃,即使UA英雄科出名,但想与以往同学共事简直困难,虽然依然保持联络,所以偶然碰头并互相配合仍让人感到愉快,毕竟算得上交好的关系。

  活跃黑暗常暗早妥拿分寸,不再是高中那时的失控,黑影的力量多么令人畏惧也熟知,这次接到归属夜晚范围的任务,斗篷轻扬拂过晚霞,为此宣告专属他——漆黑英雄《月咏》的狩猎随风而动。

  「你的行动在夜的遮掩下反倒显眼。」

  鹰眸瞬转,掠身穿梭大楼,步伐稳健轻盈跃向目标,与其他英雄不同,常暗毫无遮掩地露出真面目活动,许是他认为无所谓,或有其他原因,详细不得而知。

  唤出黑影,狭眸视线锐利锁定猎物,常暗看着暴露的目标,未等其他合作的英雄到来便想单独解决,这是个好时机,即使心中存丝不安仍说服自己纯属幻觉,同时戒备周遭轻声下令,

  「黑影,攻击。」

  只见肆意蔓延地黑雾霎时具体化俯冲处袭击还未发觉的敌人,眼见即将得手,常暗却急令黑影撤回,他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太容易了,据任务所示,对方是夜里横行的狡猾惯犯,怎么可能如此掉以轻心地露出破绽任人捕捉。

  不料黑影尚未收回,背后起了鸡皮疙瘩告示危险,首要反应是屈身扬腿向后踢击,却出乎意料地失败,本应扫中对方且重伤,但他只感到空荡,似是原先就没东西存在于此的感觉,

  棘手,事先埋伏吗,压实斗篷只为看清情势,心头隐约涌上躁动,这一切都显得反常,冷静不下来,是他判断失误还是在哪个环节不对,黑影终至身旁警戒,它「嗯?」了声表达疑惑。

  「……连黑影都没发现到?直觉分明不会出错。」

  沉默片刻盯回敌人原先位置,果不其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细思任务内提供的资讯,根据内容目标是独自犯罪,维持一贯隐秘,可依照当下能判断不只一人存在,更有可能是与谁联手……看来只能等晚到的英雄一起解决。

 他烦躁逐渐占据思考,无论成功机会变得多小,他也要办到,丢失目标已经让自尊崩落了角,不允许再失败,晚风袭来凉意侵人,依旧无法让发热的身躯消退些许……嘶,不好,也许中招了。

 常暗脑袋浑噩勉强回想,所以方才算声东击西,为了使用未知个性影响自己?可恶,不该如此掉以轻心,就连开端的不安躁动也能证明,「英雄」早是落网的大鱼,无法再直挺的身子倾进高楼大厦的缝隙中,即将被深渊吞噬般悄声无息,……不想放弃啊。

  「常暗!!!」

  熟悉嗓音如今撕心裂肺,坠地的失重感猛然而止,常暗脑袋靠上堵温热的墙,富有弹性地正起伏,稍不适挪了挪发现他正被人稳稳抱在怀里,模糊中入眼是肉色复制腕,不敢置信地轻问出声。

  「……障子?」

  本该潜伏等待,却在路上遇到几起突发事件,以防惊吓到人障子遂提前戴上面具迅速处理,极力沉下性子思索最近路线,要是错失时机就糟了,确认方向顺势迈步急速奔跑,无法得知任务是否顺利,合作的英雄大约会先行动作,必须帮上忙。

  赶到现场唯一看见得是本该驾驭黑夜的人失速地往地面坠落,障子不管身体极限,咬紧牙蹬地如离弓箭般拉近距离,努力伸长复制腕嘶吼期盼看似昏迷的那人清醒,常暗,你不能出事,绝对不能!

  「为什么是你。」

  障子喉头一哽,无从回答突来询问,怀中常暗眼眸迷蒙似乎称不上清醒,也许现在是失去逻辑的混乱发言,轻缓抱紧对他而言纤瘦的人,障子知道常暗是秉持原则且自尊有些高傲,这时开口只会刺激意识模糊的他。

  「……障子,真的是你?我好想你。」

  常暗低喙埋进胸膛,语中满含思念及些许委屈,彻底反常地让障子不禁愣了愣,他扶起人耐心与其对视,但常暗双眼紧闭全身滚烫,黑影也消失无踪,看来是因为目标的个性产生异常,障子随即空出手扯下眼罩重新抱起虚弱的他。

  「常暗,我带你回去,任务中止。」

  当前情势并不适合继续追击,障子思量再三决定撤退,抬眸扫视四周提高警觉,却被双手强制扣住下颚,情非得已下他只好顺着人低头,轻轻啄上几个称不上吻的碰触,障子尽力不去深思他现在没有防备又有点诱人的状态,潜入暗巷三步并两步接连拐弯以免反跟踪。

  首先必须安置常暗,他因敌人不明个性陷入危险,不晓得只否还会有其他作用,障子欲找妥善处理方案,却被常暗一声声微弱叫唤给顿了思绪,难得看见这般落魄,向来温和内敛地人内心也被堵得难受。

  「我在,常暗,我一直都在。」

  障子紧拥常暗,鼻息间盈满他的味道,令人怀念——也骚动渴望,障子吞咽唾液努力控制思想,怀中人轻微动了动,他瞬间清明的目光对上正隐忍冲动的人,鸟喙开阖数次,突地提高音调笑意满溢。

  「障子,要不要听个故事,从很久很久之前——」

  常暗纤长手指扣上自身下颔,猛然向空抬起,障子不及反应只得眼睁睁看着这幕,没有预料中的血腥,他并非自尽,只见原先鸟头部分稍露完美下巴,唇瓣此时带笑勾勒弧度,任谁也无法预料常暗居然从头到尾戴着头套示人。

  「英雄爱上了他的真命。」

  常暗喉结滚动低哑呢喃,半显真容凑近吸允舔拭障子微张的唇,对尚未反应过来像木头似的他感到有趣,或许现在的表现都得怪罪那该死的个性,就这次,让这次彻底放纵。

  「我爱你,目藏。」

评论(1)

热度(28)